阿皓没什么爱好就是做一棵墙头草

毒液好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埃毒好吃!毒液傲娇小公主!埃迪怂怂废柴攻!都好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居北每天都喜提我🐶命

朱白让我拾回了对年上的感觉。


弱攻强受&美攻强受,最近镇魂转RPS,巍澜不拆不逆+巍澜衍生不逆+朱白不逆,康纳/汉克&康纳/马库斯嗑到迷幻,漫威铁左不逆,冬左固定,基锤,队狼,CE,盾受,奇异右;双豹组黑金年上不逆

阿汤哥攻粉,ZQ总受,汤老湿总受,杯拔,少狼丝带攻all,小迷宫Thomas/minho,Q00,魔戒LA和TE

国产受向:all朱亚文儿,段受,涵予叔受,
攻向本命秦俊杰,新欢居老师

再来一次!

萝卜酥:

崔中石的生平和孟敖的生平整理起来都很累心,不过累的是不同的方面……总算是把大致的线索厘清了,百度也不知道会不会过,在这里也存个档。想要年表的姑娘们可以有爱自取~另外崔叔的生命里,孟敖占有的时间很少很少,他却成了崔叔最后牺牲也要保护的对象,不可谓感情不深,一边整理就一边是给自己戳刀。这种戳心的工作,以后再也不干了!(╯‵□′)╯︵┻━┻


-----------------------------------------


整理难点


崔中石的角色经历大抵可分为崔黎明时期和崔中石时期,而其中可以完全确定的应从与方孟敖接触开始。之前经历以及与方孟敖接触之外的角色经历分散于《北平无战事》零散几处,较为全面的主要有崔中石向方孟韦述说、谢培东与崔中石交谈、谢培东与方孟敖两次交谈、谢培东与徐铁英对峙等一共五处。然而这五处里可信度也有区别,且多有矛盾模糊之处,这也为整理崔中石的经历增加了难度。




 原文摘要


崔中石向方孟韦述说





 崔中石默默地坐在那里,少顷答道:“孟韦,我的身世你也知道些。父祖辈没有给我留下家当,砸锅卖铁供我读完了财会学校。遇上了贵人,就是你爹,在上海便给了我银行职员的位子。带我到北平后又让我当了这个金库副主任。你现在问我为什么愿意干,我怎么答你?我不愿意干,还能到别处干什么?” 



  


谢培东与崔中石交谈





 崔中石:“您知道,我跟碧玉结婚是家里安排的。”说到这里又停下了。 


谢培东不看他:“接着说,我在听。”


崔中石:“和她结婚,也就是为了让我进入央行后,能更好地干下去。我不爱她却要娶她,还跟她生了两个孩子……往后都要靠她了。”


谢培东:“这是家里的责任,家里有义务好好待她,好好照顾孩子。”


崔中石瞬间又陷入了沉思,再说时似乎下了更大的勇气:“还有一个我对不起的人,您以后如果能见到,帮我带句话。”


谢培东感觉到他要说方孟敖了,不忍再看他:“你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他心里一直在挂念你。什么话,适当的时候,我会跟他说……”


“看来我对不起的人太多了……”崔中石苦笑了一下,“这句话是请您带给另外一个人的。您知道,我原来的名字叫崔黎明。请您带话的这个人原来的名字叫王晓蕙……要不是到央行来,我现在的妻子应该是她。十年了,跟她分手时我是秘密失踪的。后来听说她去了宝塔山,一直还在打听我的消息……”




谢培东与方孟敖第一次深谈





 “我明确地告诉你,崔中石是中共党员。” 


“说下去。”


“方孟敖也是中共党员。”


接下来当然是眼对眼的沉默,是方孟敖目光逼出来的沉默。


“沉默什么?说下去。”明明是他造成的沉默,方孟敖却如是反问。


谢培东不看他了,抬眼望向了竹林的上方,语调低缓:“崔中石是我1938年在上海发展的中共党员。”




谢培东与方孟敖第二次深谈





 方孟敖又走了回来,坐下后望向了谢培东:“你和我,两个共产党员这时候就为国民党干些这样的事?” 


“是呀。”谢培东轻叹了一声,“原来是我和中石同志在干这样的事,他也说过同样的话。”


方孟敖将脸掉了过去,又望向了窗外。


谢培东:“崔中石同志去年底还向组织提出,希望到我们自己的边区银行去工作。我真后悔当时没有向上级争取。不过后悔也没用,他在北平分行的作用比在哪里都重要,无人替代。”




谢培东与徐铁英对峙





 “我可以告诉你我知道的。”谢培东顿了一下,“崔中石,男,今年三十九岁。民国二十六年中央财政大学毕业,考入中央银行任职员,后升任副科长、科长。民国三十五年由北平分行经理方步亭推荐,中央银行总裁刘攻芸任命,担任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 


徐铁英:“程序上没有问题。我只想问一句,方行长为什么这么器重崔中石?”


谢培东:“那就请徐主任去问我们方行长。”


徐铁英:“我会问的。现在想问谢襄理,你和崔中石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谢培东:“徐主任问的认识,是指工作关系还是别的关系?”


徐铁英:“反问得很好。工作关系和别的关系我都有兴趣,谢襄理不妨都跟我说说。”


谢培东:“工作关系是抗战胜利后,我跟我们行长从重庆回到上海中央银行总部,那个时候崔中石和我们在一个部门。别的关系那就是认识的关系,那是在重庆,我们同在中央银行一个楼办公,时常碰面。”




 大致年表


上述五段关于崔中石生平的叙述中,可信度最高的是崔中石与谢培东的交谈,和谢培东与方孟敖的两次交谈。从中可以明确,崔中石曾用名崔黎明,1938年与初恋王晓蕙以秘密失踪的方式分手,在上海被谢培东发展为中共党员,而失踪与被发展入党先后顺序不明。1947年年底曾向谢培东申请去解放区边区银行工作。


同样可信度较高的还有涉及方步亭和中央银行工作阶段的部分。如崔中石是在上海“遇到贵人”,成为银行职员;曾和中央银行一道去往重庆,在重庆工作;1945年抗战胜利后与方步亭和谢培东在上海中央银行总部同一部门工作。1946年由方步亭推荐,担任中央银行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


而可信度较低的则是崔中石的学生时代。谢培东与徐铁英对峙时讲,崔中石1937年中央财政大学毕业,而这恰恰是崔中石改名崔黎明,与初恋王晓蕙以秘密失踪方式分手的前一年。但以崔中石的专业素质,应该的确接受过金融财会方面的系统教育,这部分只能存疑。以王晓蕙宝塔山找崔黎明的推断看来,崔中石学生时代应该已经表现出了进步倾向。


于是,结合上述分析和《北平无战事》书中的其他记录,崔中石生平大致年表如下。




1908年/1910年,崔黎明出生于上海。


1937年,档案中毕业于中央财政大学。具体接受财会教育的时间不详。


1938年改名前,与初恋王晓蕙分手;在上海被谢培东发展为中共党员。


1938年改名后,考入中央银行上海分行任职员。得遇方步亭,与叶碧玉结婚。


1938年改名后至1945年抗战胜利,到重庆,与谢培东、方步亭同楼办公。


1939年,大儿子崔伯禽出生。


1943年,小女儿崔平阳出生。


1945年抗战胜利,到上海中央银行总部,与谢培东、方步亭同部门。


1945年抗战胜利后,接受接触发展方孟敖的任务,开始月月探访方孟敖。


1946年,经方步亭推荐,任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接手黑账。


1946年9月10日中秋节,于杭州笕桥航校发展方孟敖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同年方孟敖赠红酒,约定新中国成立一起喝。


1947年年底,向谢培东申请去解放区边区银行工作,未得到允许。  


1948年7月6日,前往南京营救方孟敖,被铁血救国会跟踪及监听。


1948年7月8日回北平,被徐铁英监视。见方孟敖,后以20%稳住徐铁英。


1948年7月9日午,赴五人小组会议,被曾可达挑拨与方孟敖的关系,退席应变。


1948年7月9日昏,家中见方孟韦,以妻子儿女相托。


1948年7月10日晨,家中见谢培东,决意赴死;与谢培东一道接受调查,方孟韦解围;被命令撤离,要求最后见孟敖;“德胜门之约”。


1948年7月10日晚,被方孟敖接出至后海。跳水以证真心,接受方孟敖所赠军用手表。做账,斥叶碧玉私配账房钥匙。


1948年7月20日,崔中石将20%股份半年利润转至民主党派所开香港公司账号。


1948年7月21日昏,崔中石及家眷被方孟韦送至火车站。被徐铁英派人截下,受刑。


1948年7月21日晚,向谢培东交代对家人和初恋的安排,和对方孟敖的遗言。写下赴美的家书。被铁血救国会的孙朝忠借马汉山之手枪杀于西山监狱。

评论
热度 ( 60 )
  1. 阿皓没什么爱好就是做一棵墙头草萝卜酥 转载了此文字
  2. 藏燕萝卜酥 转载了此文字
  3. Ray萝卜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