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皓持续爬墙中

别问,总之就是攻控。

【海上牧云记】中州遗事(01)(江笙)

给大佬跪了!!!!!!!

绫lingrope:

*本文阅读说明:

1、本文素材来自《海上牧云记》电视剧,与小说原著关系不大。

2、CP:穆如寒江/牧云笙

——————————————我是正文的分割线————————————————


(作者:绫)

初,太子为宁瑞王子,居于未平斋,人皆不得入。唯穆如寒江为伴读,来去自如。一日,太子忽邑邑然,曰:“吾实不愿于此处了却一生!”寒江曰:“殿下盍不与我同去邪?”太子叹曰:“星命所言,吾为不详之人,安能随心也?”寒江恝然曰:“星命者,无稽之谈!信则有,不信则无。殿下何必多思?”太子遂无所忧,曰:“善!”


则狩猎之日出,为大将军所擒。寒江怅然曰:“君仍困于此,实我之罪也!”太子莞尔曰:“寒江,如此足矣。”寒江孰视之,色作庄,曰:“君不可淹禁于此。来日吾必将携君同去!”太子不语。

过四岁,天下将变,太子虽正位东宫,又因星命困于未平斋,被拘囚。寒江闻之,大惊,来,挝阖入,曰:“随我去!彼君子也,何至如此!”太子亦惊,答曰:“君有侠义之道,然不必再近我。”寒江怒曰:“君固当省!此实颠言耳!”太子叹曰:“此定数,吾不类,必将害世人。不吉者,当远离也。”寒江默然,曰:“吾今宿于此,望君三思。”

旦日,起,太子谓寒江曰:“吾不去,与君之情尽于此。”寒江愕眙良久,曰:“何以至此?不谐?”太子叹曰:“吾心已定,不可改之。天下之大,处处皆网,今生如此,再无来日。不谐。”寒江大恫,出履蹉跌,长叹而别。


————————

注:
恫,痛也。――《说文解字》本文中是“悲痛,伤心”的意思。


评论
热度 ( 41 )
  1. 阿皓持续爬墙中绫lingrope 转载了此文字
    给大佬跪了!!!!!!!
 

© 阿皓持续爬墙中 | Powered by LOFTER